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当中国保护人工智能生成的图像版权时,他们真正保护的是什么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版权问题也越来越多。它正在变成一个真正的令人头疼的问题,模糊了人类和机器创造力之间的界限。在美国,版权局刚刚第四次对人工智能创造的东西说“不”。与此同时,中国似乎正在采取不同的方式,推出了第一批人工智能版权案件,鼓励人们将人工智能用于创造性的东西。

本周,我写了两篇时事通讯来真正深入探讨这个问题。今天的时事通讯将涵盖:

  • 北京的标准是什么,中美两国在处理人工智能艺术品版权方面有何不同
  • 中国当局通过最新的版权裁决发出了什么关于人工智能的信号

尽情享受吧!

让我们回顾一下这个案例。

2023 年 3 月,李先生开始尝试使用来自美国的文本到图像的 AI 系统 Stable Diffusion。他在输入数百个提示词并不断调整AI设置和变量后,创作了一个女孩的插图,然后在小红书上分享了最后一个。

一位博主未经许可使用了这张图片,并删除了李先生博客的水印。李先生认为这是对他权利的侵犯,引发了一场关于人工智能生成艺术品所有权的辩论。

image-20240114211840581

11月27日,该案结案。法官授予了人工智能生成图像的“作品”性质和用户的“人类作者”身份,将这张人工智能生成图像的版权授予李先生。

与此同时,在美国,使用人工智能软件RAGHAV以梵高风格从原始照片创作的艺术作品“SURYAST”面临着版权挑战。创作者曾两次要求重新考虑版权保护,但这些努力都被拒绝了。这一事件标志着美国版权局连续第四次拒绝注册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

在中国的案例中,人工智能生成的图像被归类为“美术作品”,与美国的“SURYAST”案例形成鲜明对比,后者被标记为“衍生作品”。

北京互联网法院裁定,人工智能生成的图像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标准,因为它在艺术领域表现出独创性和智力创造。

美国版权局和中国法院都认为,“作品”的作者必须是人类,而不是像大型语言模型(LLM)那样的人工智能。在全球范围内,作品版权资格的关键决定因素取决于人类参与的程度。这造成了一个模糊的界限,在现行法律中没有明确的定义。

当解释的责任在于政府当局时,我认为,清楚地了解政府对人工智能的立场就成为一个关键时刻。

在上一个美国空间歌剧院的案例中,作者使用了600多个文本提示来创作作品,甚至在艺术比赛中获奖。尽管如此,版权仍未得到承认。美国版权局似乎认为,用户无法始终如一地预测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结果,这表明人工智能系统对最终产品行使了重大控制权,导致否认人类作者身份。

清华大学法学教授崔国斌认为,“这种做法不符合实际”。

中国案件的法官朱歌强调,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需要以人类创造性控制的程度为中心,逐案判断。在法院网站上,她概述了她在做出裁决时考虑的因素:

“原创性是由世界各地的法院通过个别案件判决确定的。这涉及学术讨论,学习其他国家的法律实践,重要的是,法官权衡各种利益。他们考虑作品的性质、创作可能性、相关的行业政策以及公众的需求。每位法官都努力使用本国的法律标准和语言来解释这些方面。

朱法官指出,随着技术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将使用人工智能进行创作,这与版权法所采用的手工方式不同。她强调,人工智能艺术中的选择,如提示性词语和艺术决策,显示了智力创作的投入。她认为,“传统理论需要更新以应对这些变化。

第二

那么,当中国保护人工智能生成的图像版权时,他们真正保护的是什么?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胡 Ling认为,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人工智能相关版权案件保障了用户在学习和使用软件方面的投资,以及调整和设计以创造更好作品所涉及的智力努力。

与DALL·例如,用户只需输入提示词即可生成图像,Stable Diffusion 需要用户具备一定水平的技能,从而呈现出更高的进入门槛。如果没有法律保护,这种缺乏可访问性可能会降低学习使用此类人工智能软件的热情。

这是一个微妙的问题。重要的是要记住,中国人不能通过简单的在线搜索直接访问 ChatGPT、Midjourney 等海外 AI 软件。他们必须绕过中国当局施加的互联网限制,以熟悉最新的人工智能技术。

在此背景下,司法机构更宽松的做法正在鼓励越来越多的人使用人工智能软件平台探索内容创作。这也有助于提高人工智能产品和服务的商业价值,即使人们意识到互联网对某些服务的限制。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使大型科技公司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