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版权冲突:人工智能时代的艺术家与科技巨头

image-20231122114348614

TL;博士:

- 各个创意领域的艺术家寻求美国政府的干预,以保护他们的作品免受人工智能复制。

- 科技公司满足于现状,利用已发表的作品来改进人工智能系统。

- 美国版权登记处 Shira Perlmutter 审查了数千条关于生成式 AI 时代版权改革必要性的评论。

- 关键问题包括人类对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参与程度,以及人工智能系统对受版权保护的人类作品的使用。

- 娱乐和音乐行业的知名人士对人工智能的潜在影响表示担忧。

- 谷歌和Microsoft等科技巨头认为,他们的人工智能模型训练符合“合理使用”原则。

- 版权局正在努力区分合法使用人工智能和彻头彻尾的盗版。

主要AI新闻:

在人工智能版权改革的高风险领域,创意专业人士和科技巨头对艺术所有权的未来展开了激烈的角逐。乡村歌手、浪漫小说家、视频游戏艺术家和配音演员正在团结起来,呼吁政府迅速干预,以保护他们的生计免受人工智能的侵蚀。他们的请求在充斥着美国版权局的数千封信中回荡,每封信都恳求采取监管行动。

“我很害怕,”一位忧心忡忡的播客承认,他担心人工智能可能会复制他的声音,这是创意领域许多人的共同观点。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科技公司在目前的现状中找到了慰藉,他们利用已发表的作品来磨练人工智能系统模仿人类创造力的能力。

美国版权登记处的希拉·珀尔马特(Shira Perlmutter)掌舵,仔细筛选了有关各方的近10,000条评论。她保持公正,思考在这个能够制作出引人入胜的艺术、音乐、视频和文本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时代是否有必要进行版权改革。

核心问题围绕着人类在控制人工智能生成内容方面的参与程度。当人类向人工智能系统提供数据并发出指令时,一个关键问题出现了:这种人类影响是否赋予了它们作者身份?

位于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的美国版权局(US Copyright Office)正在努力解决一个更重要的难题——如何处理人工智能系统在未经同意或补偿的情况下摄取的受版权保护的人类作品。这场辩论激起了创意界的轰动,在最初的评论期内引发了 9,700 多条评论。

艺术家和业内人士的声音引起了强烈的共鸣。演员兼电影制片人贾斯汀·贝特曼(Justine Bateman)对人工智能模型摄取了一个世纪的电影和电视表示担忧,这可能会重塑娱乐格局。电视节目主持人莉拉·祖克曼(Lilla Zuckerman)将人工智能比作“剽窃机器”,并敦促该行业保护其人才。

乡村作曲家马克·比森(Marc Beeson)警告说,音乐界也不能幸免,他担心人工智能可能会破坏一种珍贵的美国艺术形式。随着个人担忧的回响,包括环球音乐集团和《纽约时报》在内的主要音乐出版商和新闻机构也加入了合唱团。

包括谷歌、Microsoft 和 OpenAI 在内的科技巨头都支持“合理使用”原则,认为他们的 AI 模型训练与受版权保护材料的有限使用相一致。他们断言,人工智能的目的是识别模式,而不是复制单个作品。到目前为止,法院基本上站在这些科技巨头一边,引用了谷歌在线图书库开创的先例。

然而,畅销爱情小说作家海蒂·邦德(Heidi Bond)等评论家认为,人工智能开发人员经常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抓取作品,她认为这种做法是“彻头彻尾的盗版”。版权局正在努力解决这些案件之间的细微差别。

结论:

艺术家和科技公司之间关于人工智能版权改革的斗争凸显了保护创意所有权和推进人工智能技术之间的紧张关系。这场辩论的结果将对市场产生深远的影响,影响艺术表达的未来以及人工智能在创意产业中的应用边界。这些行业的企业应密切关注版权监管的发展,以适应潜在的变化和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