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神经多样性视角下的人工智能

image-20231124222543926

注意:本文将术语“神经多样性”与“神经多样性”区分开来,“神经多样性”是指大脑类型非典型的个体。根据[定义](https://uofgpgrblog.com/pgrblog/2021/3/24/neurodiversity#:~:text=A group of people are,%2C and intellectual%2Fcognitive functioning.),“神经多样性”也包括神经典型个体;因此,进行这种区分很重要。

时不时地,我们会遇到一些事件,帮助我们扩展对世界的看法。它们可能来自与他人的互动,生活强加给我们的经历,例如不幸的疾病,甚至是阅读一本书。多年来,有一本书让我大开眼界,在智力上让我感到充实,那就是吉尔·博尔特·泰勒博士的《我的洞察力之笔》。

提交人在1996年经历了一种罕见的中风。在这本书中,她以独特的方式讲述了她个人的康复之旅以及她经历背后的神经科学。在因剧烈头痛醒来后,泰勒医生意识到她正处于中风之中,当时她的身体机能和认知能力开始恶化。令人惊讶的是,当她大脑的左半球离线时,她也经历了与右半球相连的和平与联系的高度状态。

这本书为我所做的是帮助我意识到,我感知世界的方式只是无数可能性中的一种。我们的大脑真是太神奇了——书中的一句话说明了这一点:

“我与周围的许多物理三维现实失去了联系。我的身体靠在淋浴墙上,我感到很奇怪,我意识到我再也无法清楚地辨别我开始和结束的物理边界。我感觉到我的存在是流体的组成,而不是固体的组成。我不再把自己看作是一个独立于一切的整体对象。相反,我现在融入了我周围的空间和流动。

即使记住她的经历是最戏剧性的,而不是大多数人一生中都会经历的,这种“洞察力”是深刻的。这个故事强调了即使是大脑的微小改变也能显着改变我们的世界观,不难扩展这一发现,想象你在街上看到的每个人都可能以他们独特的方式感知世界。

例如,考虑一个聋人;听力的缺失和手语的使用可能会提高他们的空间意识(如奥利弗·萨克斯(Oliver Sacks)的《看见的声音》(Seeing Voices)中所记录的那样)。这个人与世界的互动必须与听觉个体不同,大脑中更发达的部分负责空间意识。这是一个令人着迷的想法——我们可以想象数十亿双独特的眼睛在观察世界,即使大多数人之间的差异可以说是微小的。当这些差异变得具有临床意义时,这就是神经发散的用武之地。

神经多样性和人工智能

[研究表明](https://www.zurich.com/en/media/magazine/2022/its-all-in-the-mind-what-does-it-mean-to-be-neurodivergent#:~:text=It is thought that about,1–2 percent with autism.),大约15-20%的人口是神经发散的。这包括多达10%的被诊断患有阅读障碍的人,6%的被诊断为运动障碍的人,5%的人患有多动症,1-2%的人患有自闭症。(当然,还有许多其他[形式的神经发散](https://www.health.harvard.edu/blog/what-is-neurodiversity-202111232645#:~:text=Neurodiversity describes the idea that,are not viewed as deficits.)。神经发散提供了关于感知的多种观点,但也让我们质疑传统的智力概念。从历史上看,智力是通过智商测试等工具进行狭隘定义和衡量的。然而,一旦我们接受了神经发散的概念,智力就不再是一个线性的尺度,而是一个多维度的能力。例如,一个有阅读障碍的人可能会在阅读和写作方面面临挑战,但在空间推理方面表现出色。同样,自闭症患者可能拥有非凡的记忆力或模式识别能力。神经布线的这种多样性凸显了智力的多面性,不能局限于单一指标。

这种对智能的细致入微的理解对于我们理解人工智能 (AI) 至关重要。我们倾向于将我们的智能概念投射到人工智能上,通常将其限制在一个单一的、以人为本的范式中。因此,媒体的争论集中在人工智能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与人类的能力相比。人工智能有幽默感吗?它能真正感同身受吗?有些日子我们忽略了人工智能的局限性,而其他时候我们则被反乌托邦的恐惧所吞噬。这种困惑来自对智能的有限掌握,这可能会阻碍我们与人工智能的关系不断发展。

人工智能提出了关于智能的令人信服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早期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都是被他们对人类认知的迷恋所驱使的,许多当前的研究人员也处于计算机和认知科学的十字路口。然而,我们距离完全理解大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些专家似乎认为人工智能不需要精确地模仿人类智能——例如,斯图尔特·罗素(Stuart Russell)认为人工智能将表现出一种独特的智力形式,独立于人类认知。

显然,打造更像人类思维的人工智能是有价值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由此产生的“智能”应该是同质的。人类有其独特的优势,而人工智能可以在模式识别等领域继续超越人类的能力。神经发散不是将其视为威胁,而是提供了见解。通过扩大我们对人类智能多样化形式的理解,我们可以将人工智能视为另一种合法的智能形式,并欣赏其独特的贡献,这将引导我们就我们共同的未来进行更明智和建设性的对话。

这里的机会在于利用两者的优势。想象一下,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人工智能补充了神经发散性的挑战,并增强了其优势。这种人机共生可以以我们刚刚开始理解的方式重新定义智能。

一旦我们接受智能是多方面的,我们就可以设想神经发散如何为人工智能研究提供信息。例如,我们可以争辩说,人工智能系统可能有自己的神经多样性。不同的算法和架构——神经网络、符号人工智能、概率模型——都具有不同的“智能”。它们在某些任务上表现出色,而在其他任务上则不太擅长,这反映了我们在人类认知和感知中观察到的可变性,并为人工智能灵感提供了新的智能模型。

人工智能还可以通过提供适应不同学习风格和偏好的个性化学习环境来缓解神经发散性挑战。例如,Salesforce开发了人工智能,可以提炼长文本,以减少神经发散型员工的认知超负荷。iTherapy 的 InnerVoice 利用 AI 将物体和语言联系起来,通过 3D 化身协助非语言个体。

虽然这些发展很有希望,但许多专注于神经发散的人工智能计划目前都在辅助技术范式内运作——帮助神经发散个体符合现有结构。也许下一个前沿不仅涉及将它们融入主流系统,还涉及识别和重视不同神经发散条件带来的独特优势。例如,一些公司开始强调招聘和培训神经发散性个体担任技术角色,这是由于发现自闭症谱系的工作者可以有效地处理大量数据集并检测模式。

DAL的一位同事分享的一则轶事抓住了这种潜力:在与使用轮椅的日本残奥会运动员会面时,观察到由于他们独特的经历,他们变得善于提供详细的指导,因为他们经常需要帮助在城市中导航。他们的教练推测,由于他们的描述能力增强,这些人可能会在快速工程领域表现出色。虽然残疾和神经发散无疑属于不同的类别,但这个故事表明,有前途的人工智能领域应该为我们做些什么,才能真正庆祝神经多样性的“多样性”部分。

泰勒博士鼓舞人心的旅程和许多神经发散个体的经历证明了智力可以采取的无限形式。人工智能既是一面镜子,也是一面镜子,我们可以通过它来探索、庆祝和增强这些多样化的认知景观。然而,当我们拥抱人工智能的潜力时,我们也必须保持警惕,确保它不会成为边缘化的工具。例如,我们必须记住,人工智能继续与偏见作斗争,尽管人们已经注意到解决算法中的性别和种族偏见,但在人工智能的讨论中,神经发散领域仍然是边缘的。当我们迈向交织在一起的未来时,我们必须倡导多样性之美,无论它来自人脑网络还是机器的复杂算法。只有重视和尊重这种多样性,我们才能真正释放人类和人工智能共同实现的全部潜力。

DAL 和 DG 致力于营造我们的人文价值观与技术共存的环境。我们重视多样性和包容性的精神,我们认为对神经发散的拥抱是这些原则的直接反映。有鉴于此,我们最近担任了由千叶工业大学(CIT)主办的富有洞察力的神经多样性研讨会的场地赞助商。我们的许多 DAL 同事主持了会议或作为观众出席,以表示我们的支持。我们认为,对于日本和更广泛的全球社会来说,在理解和倡导神经多样性方面投入更多资金非常重要。发起专题讨论会等对话,是朝着这个方向迈出的积极一步。与我们一起探索神经多样性及其与技术和社会的交集。